四月沙巴行

时隔一个月,我又回到沙巴州,这次是山打根下飞机,然后驱车去拿督小镇。

同行的还有业务经理洛奇,当然,他只是出现在山打根,并没有随我出去拿督。

上一次去拿督的时候已经是两年前,而且那次来去匆匆,只是点算了分行的库存,匆匆的见一个顾客,然后就在戒严前离开拿督。

这一次,因为那边的债务问题,我必须多留一点时间,于是预算了三天两夜的行程。而出发前已经把顾客名单敲定。当然,有时候人算不如天算,原本要找的几个大顾客都不在。最后只能够完成了八成的进度。

每一次外出,我都会有突发奇想的感受。

上一次去根地咬,我想到要搞沙巴州巡岛赛。其实每年大马都有举办骑脚赛巡整个西马半岛,那么要是能够把它搬来沙巴做,一定能够吸引很多游客。一旦有了大量的游客,那么就能够进一步刺激这里的经济。这将会是一门赚大钱的生意。


而在离开拿督的时候,我忽然想到要搞铁路。建一条连接山打根与拿督的铁路,当中贯穿几个油棕园,即把运输线建好也可以更方便的往来两个小镇,当然最好能够把铁路覆盖整个沙巴州,这会大大降低整个沙巴州的运输费,而且来往各小镇的时间将会大大减少。

然而,这么大的计划,想想还可以,真的要实现是在痴人说梦。

要找到大财团已经不容易,要克服所有的建筑挑战更是超级大问题。

不过,我会把这计划收藏在脑袋里,直到有一天我可以把它实现。

这次去拿督认识了几个仁慈的长辈,都是客户,也都是一群越老越有精力的一群人。当中一个邓先生,看上去不太出色,但是谁也想不到他竟然是一个退休大警官的代言人/副手,除了表面的油棕生意外,还有许多按摩院,酒店,还有酒吧生意。而且,他每个月都会飞去菲律宾寻找新的乐队。

如果要找合作伙伴,邓先生会是不二人选。

还有就是几个赚到钱,但是没架子的前辈。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对吃有相当的要求。在拿督这鸟不生蛋的地方,吃上一顿好的食物,在他们的眼里是非常难的事情。如果有好的厨师,再要他们出资开馆子应该不难。

也因为他们,我对菲律宾有新的认识。如果有机会,应该随他们去菲律宾走一趟。毕竟价钱不贵,大概两千到三千就够了。

这次沙巴行,收获不浅。

发表评论

热门帖子